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六会彩图库 > 正文内容

罗永浩归来刷爆热搜:只要心不死人就不算输!

发布日期:2022-06-21 11:3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 

  为了还债,4年里他做过电子烟,说过脱口秀,最后投身直播一边卖货,一边卖艺。

  如今,《真还传》接近尾声。在如此低迷的市场环境下,50岁的罗永浩选择再次创业,令人佩服。

  退学以后,他筛过沙子,摆过旧书摊,代理过批发市场招商,走私过汽车,做过期货,以及当过半年传销讲师,甚至还以短期旅游的身份赴韩推销中国的壮阳药……

  那个年代,男人30岁一事无成,往往会被人耻笑。可他又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。

  罗永浩一听很生气,他一辈子最讨厌的两个东西,一个是英语,一个是老师。他觉得自己如果当了英语老师,就太没骨气了。

  一听到年薪百万,罗永浩耳朵突然竖了起来。为了不打脸,他找了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:“做大事的人,一定要从最讨厌的事情开始锻炼。”

  他还给自己制定了严格的减肥计划,每天只吃蔬菜、豆腐、全面面包、鱼肉、橙汁和脱脂牛奶,每天用1个小时跑10公里······结果,他58天减掉48斤,几乎是一天一斤。

  从新东方毕业以后,他没走正常的面试流程,而是直接给新东方的老板俞敏洪写了一一封一万字的求职信。

  俞敏洪委婉地告诉他:“你看我做了很多年英语培训的工作,很多年轻的教师走进我这个教室的时候,有些一开始就能讲好,有些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讲好。但不管怎么样,凭我多年的经验,一个老师终究能不能讲好课,我一眼就能看出来。”

  见罗永浩没听懂,俞敏洪接着说:“我跟你直说了吧,凭着我多年的经验,我觉得你将来也讲不好课,你永远也讲不好课,我劝你转行做别的事情。”

  他不服气:“不管怎么样,我还想再试一次,如果还不行的话,我就永远滚蛋,再也不来麻烦你。”

  他在电话里骗父母,www.www660882.com,说一切很顺利,只面试一次就直接上岗。但一放下电话他就难受。他不想拖累女朋友,女朋友想来找他,他拒绝了。

  之后,凭借着幽默风趣的段子和自我调侃,他迅速成为新东方最出名的老师。有学生拍下他讲课的视频发到网上,“老罗语录”迅速出圈。

  减肥和当英语老师这两件事,让罗永浩以为这是自己成功的开始,但事实上这已是他成功的巅峰。

  在新东方当老师时,除了讲课,老罗还喜欢在微博上跟别人对骂。由于语言犀利,他一下子入选了博客“年度十大网络风云人物”。

  他找到梁文道、韩寒、柴静等当时的名人,让他们在牛博网上发稿,给牛博网带来了巨大的名气。巅峰时期,网站访问量突破了100万。

  但老罗一刻也没停,扭头干起了老本行,在2008年开了一家英语培训公司,名字叫:老罗和他的朋友们。

  朋友跟他聊了好几个业务,他都不感兴趣。朋友问他:那你到底想干什么?罗永浩说:

  一聊到手机,罗永浩像是变了一个人,眼睛里放着光,嘴里唾沫星子四溅。但他又说:我没钱。

  这个朋友,就是现任陌陌的CEO唐岩。当时,就是他给了罗永浩第一笔启动资金。

  然而,当罗永浩兴奋地拿着钱去找团队时,却被人嘲讽:“800万只能做手机壳。”

  好朋友冯唐给他出了个主意。当时正碰上西门子冰箱质量问题,他俩就决定,利用这件事给老罗造一造声势。

  于是,2011年11月20日,罗永浩来到北京西门子总部大门前,用铁锤当众砸烂西门子三台有质量问题的冰箱。

  有人佩服他,有人说他作秀。但这都不影响一年后,他将这件事中的锤子,作为新公司——“锤子科技”的名字来源。

  罗永浩把所有的热情和心血,都投入到了手机上。也是在这段时间,他性格中偏执的一面,以及对细节近乎苛刻的要求,都显现出来。

  有一次,为了海报上的一条线,他甚接找到实习生,要他当面改,甚至不惜耽误了约好的见面,让别人白等两个小时。

  这彻底激怒了老罗,两人还为此特意开展了一场辩论节目。节目中,老罗骂王自如:“既然被包养,就别又当又立。”

  那场辩论赛迅速火爆全网,有人说罗永浩太没风度,也有人被老罗的人格魅力彻底圈粉。

  这让锤子科技成了是唯一一个发布会敢卖门票,而且还常常一票难求的科技公司。比如2018年5月,锤子科技在鸟巢召开的一场4万人的发布会,门票收入就有484万。

  5年里,锤子科技发布6款产品,销量始终没进过国产前20。曾誓做东半球最好的手机,到2016年亏损超过4亿元,多次被传倒闭。

  锤子科技巅峰时,估值达26亿元,罗永浩身家也超过7亿。但等到2019年被字节收购时,罗永浩反到欠了6个亿。

  11月,一纸限制消费令,又把罗永浩送上了热搜:锤子欠钱不还,老罗成了“老赖”。

  “我有100多个官司在同时打着,又上了限制消费的名单,事先定好来上海的机票被强制取消了。我是坐了17个小时的车赶过来的,今天晚上我还要坐17个小时的车返回去。”

  夜里,他想在网友的留言里找点儿安慰,可不小心刷到了一个锤子供应商员工的消息:

  他在网上看过农民工讨薪的新闻,觉得离自己很远。他鄙视那些老板,要多黑心和无耻,才会不给员工发薪水。

  强烈的道德感让罗永浩很愧疚,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捂在被子里哭了起来。为了不让妻子发现,他还偷偷去了另一个房间。

  4年前,罗永浩也确诊了这种病。医生告诉他:“ADHD的患者成年以后,成为毒瘾者和罪犯的比例特别高,因为他终身都排解不了这个挫败感。”

  没人知道这几年他是怎么挺过来的。尽管看这本书的时候他在飞机上,也没忍住眼泪,当场情绪崩溃。

  在自己拍摄的创业纪录片《燃点》中,他回忆当初的自己:“最严重的时候是想过自杀的。”

  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,2019年11月,罗永浩在微博发一篇自嘲的文章, 名为《一个“老赖”CEO的自白》。

  除了表达对曾经合作伙伴的歉意之外,罗永浩还宣布了一件事:要“卖艺还债”。

  他出席微商大会,代言“野鸡”手游,还表演了人生第一场脱口秀处女秀。当然,尺度最大的“卖艺”决定,是入驻抖音,开始直播带货。

  为了推销一款剃须刀,他当着4000多万观众的面,剔掉了自己标志性的山羊胡。

  卖净水器时遭遇故障,鼓捣了半天才出水。为了缓解尴尬和证明净水能力,老罗倒了一瓶墨汁进去,等过滤后直接喝了一杯。

  最让人唏嘘的,是老罗卖小米手机。有个网友留言:“老罗开始卖别人的手机了,我的青春结束了。”

  根据他的说法,他将和同事们一起 “埋头从事几年下一代智能平台产品的研发”。

  在一切利益至上的商业世界里,很长时间,罗永浩都是“理想主义”的代名词。对此,他并没有否认。

  “如果罗永浩失败了,那只是历史上无数次平庸无趣的失败中的一次,我们见过太多。但是如果罗永浩成功了,他会让这个世界变得更有趣一点点。”